当前位置:昭馀新闻网>教育>"你们素质教育去吧,我只想考清华"

"你们素质教育去吧,我只想考清华"

2019-11-05 19:25:25
阅读量:2216

 

当“素质教育”被全社会广泛提倡,当衡水、毛坦工厂等名校被嘲笑为“高考工厂”时,衡水出生的孩子平静地说:“去素质教育,我只想去清华。今天,湛江老师在网上发现了一篇关于衡水中学生真实感受的文章。你怎么想呢?

部分

01

我妹妹的母校是著名的衡水中学。她也习惯于每年高考前后出现在网上,试图告诉一群人衡水中学是“高考加工厂”、“人间地狱”,衡水中学生是“考试机器”。

衡水中学的确很热门。近年来,它每年都获得该省的最高文理科奖,每年都有数百名学生被清华大学录取。在2017年高考中,衡水中学的176名学生进入了清朝北部,有2445名学生,分数超过600分。2018年高考,多达214名学生进入清朝北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是“高考的上帝学校”。然而,伴随着对这所学校应试教育的不断呼声。

薛梅说她经常被问到,“你的高中像传说中的那样自由吗?像监狱这样的学校有什么意义?”

妹妹总是回答:“累是很累的,但是那些认为学习困难和痛苦的人一定成绩不好。那时,学习的气氛非常浓厚,每个人都愿意并积极地为自己的目标奋斗,所以最重要的是越来越快乐。”

部分

02

衡中的学习氛围对外人来说应该是不合理的,应该像每天打一只鸡。因为目标,因为希望,我强迫自己不断进步。用通俗的话说,这种状态叫做“燃烧”。

一个叔叔家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她们今年刚刚完成高考。叔叔对两个女儿的评价是“疯狂的学习,情不自禁”

这对双胞胎的学习成绩都是一流的,但是学习的速度不一样。大哥喜欢熬夜,每天午夜后熬夜到一到两点。第二个孩子喜欢早起,每天早上4点起床。所以姐妹间的灯几乎开了一整夜。

叔叔想说服两个女儿注意自己的健康,甚至想强迫两个女儿多睡一会儿。但是两个孩子都不同意。这对夫妇问:“现在时间太紧了,我们需要的是支持。为什么要拖我们回去?”

我叔叔被我的两个女儿震惊了。从那以后,他只是按时拿起它们,准备了三顿营养丰富的饭菜和额外的食物,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事实上,衡水中学并不是到处都有,但是到处都有有自己大学梦和努力学习的孩子。做出这些努力的孩子被简单地定义为“考试机器”,而“学习机器”既不客观也不公平。

对任何正在成长的孩子来说,通过残酷的考试意味着汗水和努力。不可否认,高考制度有一些弊端和负面影响。但是当高考制度没有被废除,这些弊端也没有完全消失。努力学习并取得高分不是错误。

部分

03

我仍然记得几年前,当我遇见一个初中的孩子。他的父母告诉我,这个孩子的问题是“太喜欢阅读”。当时,我很震惊。这有问题吗?父母想要多少东西?

孩子的母亲说,孩子从小就喜欢读书,上厕所时会带着书。她特别担心孩子的眼睛会出毛病,所以她强迫孩子出去玩。出乎意料的是,孩子拿了一本书藏在树荫下阅读。

初中毕业后,她学习更加努力,不喜欢出去或交朋友。她甚至更担心。这位母亲想出了一个方法让孩子参加绘画班,这样可以让孩子放松,交更多的朋友。母亲告诉儿子,现在提倡素质教育,学习画画大有裨益。结果,孩子回答,“让其他孩子去接受优质教育。我只想被清华录取。”

事实上,我们都知道素质教育与考清华没有冲突。虽然许多著名大学的学生成绩很好,但他们在其他各种能力上也很强。有许多“别人的孩子”多才多艺,可以玩耍和学习。

我问孩子,你知道清华是什么样的吗?你为什么这么决心考清华?如果你考试不及格呢?

这孩子告诉我,高清华当时漫不经心地说。我不一定需要被清华录取,但我只是喜欢学习,想读好书,想被一所好大学录取,并在将来找到一份好工作。"我想赚更多的钱,这样我父亲就不用那么努力工作了。"

这个孩子说他在妈妈的手机上看到了他爸爸在三亚工作的照片。三亚潮湿闷热。他的父亲穿着又脏又旧的廉价半袖,在建筑工地工作。

这孩子的早熟和理解既令人惊讶又令人痛苦。他深爱着他的父亲,但是作为一个未成年人,他能为他的父亲做些什么呢?也许只有他擅长阅读、学习和考试。这条路不容易,但它可能会带来更美好的未来。

事实上,如果你仔细想想,你会发现这些年来创造“高考神话”的学校都在偏远地区,没有自然资源来支持它们:

黄冈中学是一所著名的老学校,位于湖北大别山南麓。安徽省毛坦长中学位于大别山腹地,是近十年来著名的新兴学校。许多人说它“在地图上找不到”。衡水市还有衡水中学。盐碱地占绝大多数。

在这些地区没有“精英学校”的光环之前,它们的经济发展相当困难。许多当地人认为高考是唯一的出路。学校愿意努力教学,孩子们愿意努力学习。为了改变外出工作或面朝黄土的命运。

部分

04

"因为恒中,我走出了最初的教育困境."

林箐,2009级,现在是美国洛杉矶的研究生。

如果我没有在2009年进入衡水中学,我的人生道路将会完全不同。我可能会去我们县最好的高中,然后进入一所非常普通的大学。从一所著名大学毕业后,不可能“自然”地继续在洛杉矶学习。

我的家离衡中800多英里。当我刚开始上学的时候,我每个月只有一天半的假期。那时,也是我第一次离开父母,特别想家。学校不允许我带手机。每次休息时,我都会在公共电话亭打电话。高中第一学期的半年里,我一直在哭。

除了心里的情绪,恒中的“严明纪律”规则也让我很不舒服。我是一名自由体操运动员,但等级中的一切都要求相同。以折叠被子为例:它们必须折叠成豆腐块,被套上不能有褶皱,床单必须铺好……这些规则一开始让我感到不知所措。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时,学校不允许读“闲书”。一天晚上,就在熄灯后,我躲在宿舍的浴室里看小说。然而,在我们的规范中,一般不允许在关灯后半小时内去厕所。一些老师看到走廊浴室里的灯,我的室友只能以"忘记关灯"为借口来掩护我。就这样,我在黑厕所呆了半个小时才出来。

然而,在学校规章制度方面,它们并不像广泛传播的那样夸张。学校将划分罢工期间和非罢工期间。严打时期很容易陷入困境。不是镇压期间好,老师也是普通人,不会拉错地方,只要学生不太合格。所有这些规范只是为了营造一种氛围: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学习。

事实证明,气氛已经被成功地创造出来,但它也侵蚀了人格。例如,当你心情不好时,它会抑制你的情绪。他们想让每个人看起来都是对的。我现在的一些情绪总是在我心里,这种感觉很不愉快。

不管怎样,我非常感谢恒中。这是一个平台,给我提供了一个机会来摆脱我最初的教育困境。

另一件让我觉得衡中有价值的事情是当时的学校环境非常纯净。每个人都不会有针对性的交流,因为谁有钱或没钱,看起来漂亮与否。我们同学之间的关系非常真诚,校园里没有欺负行为。在这样一个封闭的环境中,我所获得的师生关系和友谊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纯洁的。

然而,进入大学后,他们接触了来自不同省份和背景的学生。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衡中学生的“应试”色彩更重,更不个性化,对外界的了解也更少。

我知道,这些遗憾的根源不能归咎于恒中。应试教育是衡量学校的必要条件。首先,将会有这样一个教育系统,然后会有称重学校。否则,每个人都不会选择称重学校模式。

如果给我机会做出新的选择,我仍然会选择量表。

部分

05

"我从来不认为恒中是一种应试教育。"

常修文,北京大学法学院2009级研究生

当恒中在某个地方开办分校时,可能会有人批评,但那些说“人民应该抵制恒中吗?”我认为这与他们无关。当地人对衡中的“入侵”如此抗拒和担忧,难道这只是他们负罪感的反映吗?

横中建分校正显示出其强大的实力。这就像打一场战争。人们有科学的设备和合格的人员。那为什么人们赢了会不服气?你有什么不服气的?

很多人说衡中是高考加工厂,但我仍然认为衡中不应该与应试教育相结合。

我仍然记得在恒中之后第一次被批评,当时我们班不定期地唱国歌。老师的话,我仍然记得“国歌唱不好,那么一切都做不好”。唱国歌和高考有什么关系?有很多类似的“规范性”东西,让我觉得恒中培养的是每个人的自律。

汶川地震那年,根据常识,高考语文试卷已经确定。但是当时,老师还带高三学生去看了很多汶川地震的资料。一些学生想在“准备考试”上花更多的精力,并受到老师的批评:“这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一场严重的灾难。每个中国人都应该理解它,即使你的考试迫在眉睫。”

所有这些让我觉得衡中不是应试教育的产物,而是真正培养学生的模式和能力。那些来衡中“从经验中学习”的学校只看到了我们的标准和严格的管理,而对我们80英里的徒步旅行、成年礼、心理剧和其他“不相关”的结果视而不见。最后,他们攻击我们进行应试教育。这是相当不合理的。

当然,我们的标准也需要提高。以前,一个同学在午休时蜷缩在被子上,因违反纪律而受到处罚:“一个同学中午以麦当劳的形状睡得很香”。然而,那些真正读过衡中书籍的人也应该偶尔理解这些“哭着笑着”的规则。

当他的母校有争议的时候,我想给恒中发个信息:“走你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吧。”

部分

06

"当我们到达山顶,汗流浃背时,不应该被嘲笑。"

赵佳佳,2008级,目前在政法大学学习。

自从2009年进入衡中,三年来,我的目标一直是考名牌大学。但是哪个高中没有吹嘘自己的毕业率呢?

当我进入衡中时,我在高中入学考试中的成绩是全县前十名。在当地读高中不花钱,但我自费去了衡中,只是为了给自己更多机会去一所好学校。

我应该是一个生来就适应“平衡模式”的人,也应该享受长时间不分心、不专注地做一件事的状态。而恒中,只是给了我这样一个平台。

“睁开眼睛,比赛开始”是张贴在我们教室外的口号,也是我们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当我们起床时,我们花了15分钟清洗和整理。那时,像班上大多数女孩一样,我留着短发。那时,我真的不想在与学习无关的事情上花更多的精力,比如吹头发。我经常洗头发,抓伤后去操场跑步。冬天,我的头上会挂着小冰块。

这种“色彩平衡”有很多东西,我们那时已经习惯了。直到进入大学,我才知道有这么多生活方式可供选择。

但是我一直非常感谢恒中,我也非常感谢我自己当时的努力工作。因为对于我们中的许多人来说,这是最可靠的出路。

我认为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没有绝对的可比性,也不能用先进或落后的教育来衡量。就像爬山一样,有些人兴奋地想要超越自己,有些人则乐于欣赏风景,不一定想到达山顶。然而,到达山顶的人不应该因为满头大汗而被嘲笑。

部分

07

今年高考前夕,《新京报》采访了白严嵩,并问他“著名大学在高考中的态度”怀特的回答非常中肯:

新京报:每年都有一些媒体特别关注的中学,比如毛坦工厂中学。

白严嵩:在高考中,我对一些著名大学持中立态度,这可能不被欣赏,但不适合直接批评。一些高中的门槛很高,很多官员的孩子和有钱的孩子都想进去,不得不要求人们去寻找关系。他们煞费苦心,没有一定的财富,也没有一定的权力进入。然而,还有另一种学校,比如毛坦昌中学,我不能嘲笑它。去年,当媒体炒掉毛坦工厂的时候,我让记者走了。记者的归来改变了我的看法。

新京报:发生了什么变化?

白严嵩:毛坦工厂中学有很大一部分孩子来自劳动家庭。如果你想想,那些可以把庭院围墙外的柳树当作神圣的树来崇拜的人并不是富有的父母。

想到毛坦工厂真让人流泪。成千上万的人守卫着公共汽车,送他们的孩子去参加高考。在这样一波人群中,一个普通甚至卑微的家庭的梦想被一个接一个地收回,这些梦想也被放在高考中。这是一件好事。不要破坏它。

新京报:但许多专家学者质疑毛坦工厂中学,称其为高考工厂。

白严嵩:我们不能仅仅因为一些图片与我们的认知不同就说“看,多么愚蠢,仍然崇拜上帝之树”和“我们不只是参加高考吗”?也有数万人告别”等等。

我对毛坦中学有充分的了解,尤其是当你知道一个接一个毛坦中学的孩子背后是什么样的家庭时。我们可能不完全同意这里涉及的教育制度、应试教育等,但我愿意热情地面对毛坦中学。我祝愿这些普通家庭一切顺利。

部分

08

总的来说,素质教育真的很有帮助。把孩子从分数中解救出来,让每个孩子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和多彩的青春,是父母和社会的共同愿望和责任。过多提及成就和提升率会限制孩子的视野和思想。

然而,世界有时不是黑的或白的。应试教育有其短见和弊端,但也有其暂时的土壤和空间,让每个孩子都能通过奋斗实现社会地位的提高,给他们一个超越的机会。

关于“应试教育”是否应该存在的争论可能会持续很多年,但是敬业的老师和勤奋的孩子不应该成为这场争论的目标。与此同时,无论是“应试教育”是“贫困学生的救命稻草”还是“压抑个性的定型写作体系”,在这些争论中,现行的高考制度也在逐步调整和完善。我一直认为,那些敢于与命运抗争、争取机会、愿意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的人应该得到掌声和尊重。

© Copyright 2018-2019 dap2.com 昭馀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